宁波晚报-从医30年,帮助数万人摘掉眼镜 宁波太学眼科院长高森,让更多近视患者轻松看世界
2020-01-07本站200

从医30年,开展激光近视手术24年,他已经帮助数万位近视患者摘除了眼镜;从最早的LASIK手术,到如今可以实现个性化的双激光近视手术,不断更迭的是先进的设备,不变的是他严谨的工作态度;毕业后从军,脱下军装后“下海”,他一直没有放下手中的手术刀,20多年如一日,他立志帮助更多近视患者轻松看世界......

宁波太学眼科院长高森,是宁波较早取得国家颁发的准分子激光手术医师上岗证的手术医师,也是国内较早开展LASIK手术的医生之一。又快到寒假激光近视手术旺季,高森也即将迎来岁末年初最忙碌的时候。


记者 孙美星
    通讯员 周咪娜
    从猪眼睛上入手  练习激光近视手术技能



6年本科毕业后他成了一名眼科医生

从猪眼睛入手练习激光近视手术


1983年,18岁的高森考入第二军医大学临床医学系,成为了一名6年制本科医学生。1989年大学毕业后,他被分配到东钱湖畔的解放军412医院。“刚毕业的大学生都要下基层锻炼,我也在舟山的海岛卫生队工作了一年。”基层的工作经验很是锻炼人,回到医院后高森决定把眼科当做自己未来的发展方向。

 “上世纪八十年代,412医院算宁波规模比较大的医院了,我所在的眼科设在宁波市区的分院里,刚开始只是开展一些传统的眼科手术。”高森说,刚工作不久,他就获得了去省城医院进修的机会。眼科手术精细度要求高,容不得一丝闪失,刚毕业不久的他只能看着别人怎么做,然后自己回去练。

 “刚开始只能在猪眼睛上练手,但菜场买来的猪眼睛都已经蔫了,要先往里面注盐水,把它弄鼓起来,才能用来练手。”白天看别人做手术,晚上自己回家练习,就这样,用掉40多只猪眼睛之后,高森也基本掌握了白内障、青光眼等手术的技能,回到宁波后,他已经能独立开展这些手术。


上世纪90年代初,一项划时代的手术技术改变了高森的命运。当时,准分子激光近视手术刚刚从国外引进到国内,通过手术治疗近视,实现摘掉眼镜的目的,这样的手术在当时成为新鲜的话题。


1995年,高森所在的医院通过合作的方式购买了一台500万元的准分子激光近视手术设备,这为他打开了新的世界。“刚开始的一两台手术,我们从上海请专家来做,看了几次我们自己也会做了,不过刚开始还是在猪眼睛上练手。”高森说,在准分子激光近视手术推广之前,有一项来源于俄罗斯的角膜放射切开近视手术,也能治疗近视,但因为这项手术稳定性不高,只有一半左右的患者能达到理想的效果,而且接受了这种手术后一旦眼睛受外伤有眼球爆裂的危险,这种手术一直没能推广开来。通过学习,高森很快他就掌握了激光近视手术的技能。


宁波明视康眼科创始人之一也曾经过激光近视手术的低谷


如今,一次激光近视手术,花费在1-2万元左右,很多人都负担得起。但在20多年前,准分子激光近视手术刚进入宁波的时候,一次要上万元,对于当时人们普遍的工资收入来说,算是天价了。


虽然价格贵,但因为效果好,激光近视手术还是得以快速推广。因为解放军412医院引进的激光近视手术设备是省内第二台,宁波的第一台,当时除了宁波本地的患者,还有周边的外地患者慕名前来。

 

“我印象最深的是一位舟山的女患者,因为高度近视,她常年带着厚厚镜片的眼镜,十分痛苦,穿衣打扮都受影响。听说宁波有了准分子手术设备,专程来做手术。”高森说,当时的准分子激光近视手术和现在的手术不能相比,手术需要刮去角膜上皮,患者要几个月才能恢复。尽管如此,3个月后,这位女患者的双眼视力恢复到了1.0,她感觉自己重获新生。这以后,这位患者把自己家族里多位近视患者介绍到了宁波来做手术。

 

几年后,随着412医院和解放军113医院合并,高森开始思考自己未来的职业走向。他决定转业后下海创业,2003年成为了宁波明视康眼科门诊的创始人之一。

 

当时宁波的民营医疗机构数量还不多,能开展激光近视手术的更是凤毛麟角,高森靠着多年积攒的口碑和人气,帮助明视康一炮打响,开业第一年就开展激光近视手术1000多台,基本上都是冲着高森和张丛青的名气而来。

 

张丛青,宁波明视康眼科的创始人之一,与高森共同创建了海军412近视激光中心。

 

明视康顺风顺水地发展了几年,在2012年,遭遇到了一个坎。那一年,台湾权威激光近视手术第一人突然宣布“封刀”,称因近视手术并发症多,此后,激光近视手术的数量急剧下降,明视康的经营也受到了影响。

 

2015年,宁波明视康眼科加入台湾上市医疗眼科集团-大学眼科(大陆:太学眼科),高森成为了宁波太学眼科的院长,继续从事他心爱的激光近视手术行业。

 

 

 

从最初的LASIK手术到如今的双激光

他见证了激光近视手术的进步

从当年的军医到如今的民营医院院长,高森一直没有离开他热爱的手术台。20多年来,他已经累计完成了数万例(单眼)激光近视手术,为数万名患者摘除了近视眼镜。

 

做了这么多例手术,让高森最难忘的,是一位角膜条件非常特殊的年轻男患者,他在义乌某医疗机构做了激光手术,“那位患者的角膜幅度很平,在制瓣的时候原本该和角膜相连的瓣膜游离开来了,这是眼科医生做激光近视手术时最不愿遇到的情况。”高森说,由于角膜细胞生长能力很强,当时手术医生把这块游离的角膜瓣盖了回去,并为患者戴上了隐形眼镜,让患者第二天来医院观察这块角膜瓣的生长情况。


谁料到第二天,医生把患者的隐形眼镜摘下来,这块瓣膜不但没有长好,还跟着掉了出来。只有几毫米的透明游离角膜瓣,医生没法辨别哪一面是角膜表面,哪一面是角膜的内面。如果角膜瓣不能及时恢复,这位患者不但近视不能缓解,还可能影响今后的视力,面对如此棘手的情况,大家都傻了眼,手术医生马上找到高森求助。凭借当年进修时跟着老师做角膜移植手术的经历,高森把角膜瓣放到指尖仔细观察,很快分辨出了角膜的表面是哪一面,为患者修复了角膜,补救并完成了这项不可能完成的任务。此后,这位患者没有留下后遗症。

 

20多年来,激光近视手术的技术不断进步,从当年的准分子激光手术,到飞秒、双激光个性化定制手术,高森见证了激光近视手术的变迁。“手术设备和手术方式的更新换代,让患者的痛苦逐渐减少,手术后视觉质量也越来越高。”高森说,刚开始做准分子激光近视手术,患者术后头几天都会感觉眼睛疼痛,要3个月后才能看到手术效果。如今的双激光近视手术,不但能为患者个性定制手术方案,提升手术后视觉质量,且手术后几个小时就没有了不舒服的症状,手术后当天就能感受到视力明显提升。 

  

虽然现在激光近视手术已经非常成熟,手术方式的选择余地也更大了,但高森还是希望大家能保护好视力,拥有一双明亮的眼睛。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 记者 孙美星